<code id="4rckj"></code>

        <code id="4rckj"></code>
          1. <tr id="4rckj"></tr>
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4rckj"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水庫論壇|歐神文集|歐神小密圈|歐成效|房產投資官網

                 找回密碼
                 立即注冊
               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                歐成效 - 多收了三五斗之樓市版

                [復制鏈接]
                跳轉到指定樓層
                樓主
                發表于 2019-2-14 09:00:33 | 只看該作者 |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                多收了三五斗之樓市版

                胡雨陸現在已經習慣了繞著走。

                從他住的城鄉結合部出來,南門筆直走,穿過二道城中村,再過了那個小賣部,離地鐵站就不到五百米了。

                可胡雨陸死活堅持著從北門走,這樣要繞一個大圈子,平空多繞幾百米的路。而且北門的煎餅果子,要比小賣部貴一元錢。
                胡雨陸只是覺得,南門的電燈招牌,實在太扎眼了一點。


                曾幾何時,日子都過得好好的。天曾經那么藍,他也是縣里面的高考驕子,家里三個姐姐都讓著他。自愿的去東莞打工供他上大學。三鄉八里,誰見了他不說句:“老胡家的孩子,出息”。
                那時候上海的房價不過一萬多,胡雨陸清楚地記著,他剛搬來住的時候,房東的房租只收他五百。門口是賣麻辣燙的,而不是現在的明明房產。


                旁邊的垃圾堆場散發出濃濃的惡臭。城中村就這點不好,物業費雖然便宜,但環衛局就不怎么出現。胡雨陸緊緊捂著鼻子,心中不停地咒罵南門北門。
                他是對南門的明明房產有一點心理陰影。總覺得門前的燈箱招牌閃爍得刺眼,多盯著看一會,沙眼就嘩啦啦地掉下來。
                這個月房價是多少了。20000,25000,還是28000。據樓下安徽的唐禿子說,上個月三萬三的掛牌都出來了。
                胡雨陸著實打心底里不信。那一定是訛傳忽悠人的。中央調控這么緊,這房價怎么可能還漲。


                胡雨陸緊跑了二步,呼出了肺里的一口濁氣。大聲呼吸了二下。離地鐵站只有八百米了,再跑十五分鐘就到了。俗話說,“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勞其筋骨”。這日頭雖然是苦了點,但終究是把長跑練出來了。
                遠遠的,斜眼望去,二條街之外仍可以看見明明房產的招牌。胡雨陸猛地一打哆嗦,把臉龐的肉甩了起來,趕緊低著頭走路。


                胡雨陸已經很久沒去看房產消息了。他小心翼翼地游走在中介公司的邊緣。似乎那里有一個巨大的彩色的絢幻的泡泡球,他不敢靠近,生怕一靠近,那里就會爬出來一個大惡魔,將他吞噬,將所有的善良美好人世間的驕傲統統吃掉。他就象一個小心謹慎的獵人,握著鋒利的匕首,用最優秀的戰紀躲藏在大樹背后,直到有足夠的耐心才跳出來致命一擊。
                自從上一次18000->22000之后,胡雨陸就再也沒去問過房價。連中介店門也沒進去過。連中介店的招牌也不敢靠近。他寧可從北門走,遠遠地遙望霓虹燈箱會讓他淚疼。所以他決定先埋頭好好工作,“實業,始終是根本”。天佑善佑人,只有實業本分的事情做好了。投機之類的事終究會破滅。那上一次的詢價經歷很不愉快,胡雨陸已經決定將它埋葬在心底。甚至刻意地去忽略,幾乎快想不起了。
                “我是一個勤奮工作的正派人”。跨過了幾十格臺階,胡雨陸終于給心里面注滿了正能量。他上地鐵了。


                乘了十二站地鐵,換車,然后再坐了六站路地鐵。胡雨陸終于來到了CBD中心。他給自己拍了張微信,發到朋友圈里。然后淡淡地添上了“晨曦,我總是第一個到公司的”。頓時覺得自己高大上起來。
                上臺階,左轉,過紅綠燈,再右轉,再左轉,再過紅綠燈。這段路胡雨陸已經走過了無數遍。閉著眼睛也能數出來。當走過第二個路口第二個左轉時,他的眼中閃過一絲寒芒。“遇龍化蛟池中物”,胡雨陸注定不會是普通人的。
                胡雨陸一直相信自己是最優秀的,在鄉縣中考第一名的時候就是這樣。而且深諳做人之道。每次他到了公司,就搶先把領導的茶杯洗掉。連秘書都爭不過他。今天公司有一批新人報到,領導讓他去分發給新人們領一批文具。其中二個22歲的小伙子,親熱地摟著他的肩膀說:“胡哥,胡叔,中午一起去吃食堂吧”。看到年輕人都很尊敬自己,胡雨陸頓時心暖暖的。對自己的期望也越發高了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胡雨陸今年35歲,一直沒有結婚。和親娘住在一起,一起租的45平米一室一廳。外面風言風語未免多了起來。
                可胡雨陸不在乎。他堅信自己的未來,收入是肯定可以達到一百八十萬美金的。而且還是年稅,不是年薪。就可惜目前房子小了點,VANCL倒閉的時候,大減價買了500雙拖鞋,未免沒地方塞。
                中午的時候,胡雨陸拿了茶水間的二塊方糖,含在嘴里。再拿出貼身肉藏的一個白切饅頭。這樣糖和碳水化合物就全都有了。胡雨陸對保管食物一向有心得,都是鄉里練出來的本領。這饅頭貼身夾染著一股肉燥氣,便是地鐵里的小偷也不會光顧。
                草紙王號稱儲蓄率有60%,這是無人能及驚天動地的比率。中國經濟全靠勤勞樸實的中國人民一分一厘節省而來。“勤儉持家”,哼,投機客們懂什么。只有像這樣吃一餐省一餐才是王道。胡雨陸心里得意極了。



                其實胡雨陸是急趕著要去旁邊的建設銀行買理財產品。據說收益率比工行高0.05%,大伯大媽們都排隊著瘋搶。這些老太太們戰斗力彪悍,胡雨陸看見她們都懼怕高踢無影腳。那全是廣場舞練出來的身手。可是財務部的小姑娘偏偏又跑過來搗亂,塞給他一大堆的發票,讓他分門別類地貼在報銷單據上。
                胡雨陸抗議說:“我是縣中高考狀元,不是打雜的”。小姑娘不屑一顧地說“你就是個打雜的”。胡雨陸頓時也怒了,要顯現一點真威力,便把手里的紙杯捏碎了。不想到杯里還有上午的小半杯水,頓時溢了出來,濺得身上紙上滿地都是。



                許許多年之后,當胡雨陸回想那個下午,或許也會唏噓不已吧。正如人生分為四季,春季過后,就是漫漫無長盡的寒冬。
                胡雨陸最終也沒去成銀行。因為醫院來了電話,說他媽心肌梗塞,住進了醫院。最終好歹因為這小子雖然嘴損,但也沒做太多傷天害理的事。天爺判了個死緩。性命無事,卻是要落床靜養。
                這樣一來,買房的事情終于提上日程來了。



                胡雨陸數了一遍,又再數了一遍。小心翼翼地查了網銀,將十幾個基金的最新報價全部都Update到Excel表格里面。然后得出了一個一字頭的總數。
                這是他全部的身家了,也是他辛辛苦苦積攢十四年。每天中午堅持只吃貼肉白切,省出來的身家。
                “我想,世間財富也不過如此了吧。誰能象我這么優秀,蘇北聞名遐邇的縣才子。一畢業就在CBD工作,60%的儲蓄率。不客氣地說,理財的收益我也遠遠超過儕輩。。。”



                懷揣著夢想,胡雨陸時隔N年來第一次踏入了南門。他要堂堂正正地走進明明房產中介店。
                這房價應該是多少了呢。記得最后一次去問時,遇見一個很不誠信的中介,居然和他說要22000/m。
                哈,哈哈,22000,騙誰呢,你賣給鬼去。雖然今天大爺跑到中介店來,可也不需要你這種鬼話連篇的騙子去。胡雨陸堅信這是中介的詐騙。天道酬勤,實業為王。他只相信自己看到的。可不會被這些無恥的謊言蒙蔽。

                18000/m,肯定只要一萬八。一套房子一百多萬,真以為上海人民個個都是百萬富翁來著。哪有這么容易賺錢。胡大少堅持給老板洗了三年茶杯,過年老板也僅給他加了74元工資,據說是個吉利的數字。
                胡雨陸站在中介門口吸了口氣,掏出手機計算器又再算了一下。假設貸款年利率6.15%,而把這些錢拿去做理財可以獲的4.30%,一進一出一年之后自住房的成本就是19000,二年后就是20400元/平米。
                虧錢,肯定虧錢。成本要升到二萬多呢。胡雨陸再次詛咒了這個不合理的房價。并且堅定了自己的信心。他又檢查了一遍自己的報喜鳥西裝,覺得絕無破綻。終于推開了中介店的大門。


                “我們這里不買切糕,你出去”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什么,賣保險,也不要不要。你出去”。
                “呃,其實我是住在這里的白領。我想買房子”。
                中介從電腦屏幕后面探出頭來,看了眼這個穿著明顯不合尺碼西裝的猴子。“凡客大減價,斷碼便宜貨,打折打折”胡雨陸賠笑著說。腰卻不由自主彎下去了。直到視線和寫字臺平齊。
                “哦,這個小區啊。目前有套75㎡,250萬的”。


                居然足足要一百五十萬!胡雨陸只覺得天要塌下來一般。房價怎么還在漲。中央三令五申調控,房價居然又漲了百分之十。20000/m啊二萬,上次那騙子中介果然在說假話。

                胡雨陸挺了挺腰,努力地掩飾了一下下擺褪色的一塊區域。“我有一百三十萬,一次性全款,你去和房東談吧”。
                “什么,你再說一遍”。
                “什么,一百三十萬”。
                “你付首付么,首付也不大夠啊。聽清楚了,是250萬,不是150萬,75㎡250萬”。



                胡雨陸瞪大了嘴巴,一絲口水從嘴角流了下來。過了半響,他才慌張地抬起腳來,蹦了一跳想要后退的。卻不小心蹬翻了墻邊的椅子。
                “騙子,瘋子,神經病”。
                “你要搶錢么,你們怎么不去搶銀行”。
                “人渣,我殺了你們。玉皇大帝轟隆隆,哈哈哈哈哈”。
                胡雨陸憤怒地拍著桌子,努力地將每一件東西拍得啪啪作響,發出最可怕的響聲。卻小心翼翼地不要碰到電腦,不敢打爛任何東西,連名片盒也沒有撞翻一個。
                “阿姨,你出來一下。桌子就不用理了,挺整齊的。這個客人口涎亂噴,弄得到處都是。你趕緊擦一下,臭死了”。


                冬天的寒風吹在胡雨陸的脖子里,寒颼颼的。150元的皮夾克使出渾身解數,盡量讓自己看上去更象豬皮。卻難以阻擋主人公臉上豬一樣的臉色。

                “騙子,騙子,都是騙子”。
                “瘋子,瘋子,都是瘋子”。
                “我都買不起,還有誰能買得起。誰有我洗發水囤得多”。胡雨陸憤怒地踢著街上的石塊。后來想起這雙鞋也花了30元,便不再踢了。


                其實胡雨陸是一個大有智慧的人。誰都忽視了胡雨陸內心藏下的瘋狂的欲望和野心。

                當克制不再存在,野心就可以爆發。
                胡雨陸在街上走著,只覺得內心一團火在燃燒,在燃燒,在爆炸,在無窮無盡地膨脹,在爆炸。
                母親永無休止的嘮叨,相親時姑娘們鄙視的眼神,煎餅果子漲價的煩惱,公司里小伙子摟住肩膀的那一聲叔,北門保安養的那二條黑狗,今天的貼肉饅頭居然又是發餿。。。。。



                胡雨陸在爆炸,在發燒,他還有最后一張王牌。他胡雨陸注定是一個大人物,是精英中的精英。
                地鐵坐了十二站,再換車,再坐六站。然后上臺階,左轉,過紅綠燈,再右轉,再左轉,再過紅綠燈。這段路他已經走了無數次,閉著眼睛也不會走錯。
                終于到了CBD,胡雨陸閉著眼睛吸了口氣,空氣中彌漫著芬芳,彌漫著燈紅酒綠的味道。他喜歡這里,上等人才能享受九尺繁華。
                只有大城市,才有房地產。只有內環內的核心區,才是真正的城市。完全不象荒郊野嶺的農村,除了樹還是樹。
                胡雨陸還有最后一張王牌:黃浦眾鑫城。



                許許多年之前,胡雨陸就開始留意這個樓盤了。他每次上班都會經過這里。從地鐵出口,然后再步行去到新天地。
                他地處二條地鐵交匯口,M10直通虹橋機場。至新天地,淮海路,人民廣場,豫園,全都是步行距離。小區幽靜典雅,房子俊麗挺拔。新天地湖靜在眼底。
                純板式,大陽臺,愜意的下午茶時可以遠遙黃浦江。



                最重要的是他的價格,120平米,400萬。折算下來單價三萬三。胡雨陸在心中啐了一口。見鬼的城鄉結合部,見鬼的城中村,33000/m你賣給鬼啊。你當爺爺傻子啊。
                很久以前胡雨陸就開始留意這個小區。每次他上班,他總會默默地用眼神搜集關于黃浦眾鑫城的一切信息。
                據他所知,凡是沿復興路沿線的所有中介都是掛這個價格。一家中介可能有錯,12家中介不可能家家錯吧。



                胡雨陸也是一個IT電腦高手。安居客,搜房網,他都是資深宅男。每天花大量的時間精力閱覽其中的房源。價格從未變動過。朋友們推薦的永慶房屋,我愛我家,德祐內部數據官網,他全都仔細地復核過。
                他胡雨陸是要做大事的人,謹謹慎慎一絲不茍。資料詳查復核了十幾遍絕不會出錯。他甚至還和其中一家中介聊過,中介透露了一個驚天大秘密:“該房東前二年在松江買了大別墅,海量月供,現在肯定套住了”。
                胡雨陸心里暖暖的,這事成了他的補血劑。每一天上班,每一天路過南門,每一天被老板罵。他就抬起頭看看黃浦眾鑫城。頓時就覺得市中心還有這樣一套大房子等著我。只要400萬,只要400萬,踮踮腳也能夠得著。綿糖的感覺把整顆心都填滿了。



                胡雨陸是一個專業細致的人。他也曾發帖,去籬笆網,去安家網問,為什么市中心的房價這么便宜。籬笆的回答是,“市中心漲不動,郊區才漲得快”。
                胡雨陸立刻接受了這個解釋,他100%相信世界是美好善良正能量的。他堅信,總有一天小賣部旁的拆遷房,40000/m也能一套換一套黃浦眾鑫城。他一個農民家的孩子也能住進新天地。
                雖然三萬三這個報價自2006年以來就沒有變過,一直橫盤。胡雨陸隱隱覺得不安,但天性樂觀的他自覺忽略了這個細微不足。



                “老板,給我一套黃浦眾鑫城,400萬的那套。就是你們燈箱做廣告的”。
                中介的店員有些尷尬,“先生,最近價格可能有些調整。你看,其實我們門口貼的紙都泛黃了”。
                “不要緊,我是一個好商量的人”。胡雨陸大氣地擺了一下手。偉人就要有偉人的氣魄。33000/m跳價怕什么,哪怕他跳價五萬十萬,哪怕漲到34000/m也便宜啊。
                過了一會,中介放下電話,臉色變的極其古怪。“先生,我們這有點不方便,您還是去別家問吧”。


                胡雨陸覺得有點奇怪。但這并不妨礙影響他的好心情。他堅信自己是精英,400W是筆巨款。這么貴的房子沒人買得起。持有現金的是大爺,俗稱現金為王。

                胡雨陸又跑進了第二家中介點,中介打完房東電話后說“我們給您推薦另外一套房子”。
                胡雨陸再跑進第三家中介,這下子他急了,非得坐在中介旁邊,聽中介怎么說話和房東對答。



                “喂房東,請問您的黃浦眾鑫城現在賣什么價”。
                “老樣子”。
                “還是4W到手么,我這里有客戶”。
                “十萬到手”。
                “4W到手么”
                “TEN,SB”。
                房東掛下了電話,中介露出了一個習慣性的笑容,“先生,要不我們給您推薦別的房子”。


                胡雨陸有一點火,有一點燥,這條街上有這么多的中介,還有搜房網,還有安居客,他不相信他現在生活的這個真實世界,是上下顛倒黑白顛倒的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房東您好,請問你黃浦眾鑫城現在賣什么價”。
                “十萬到手”
                “我們現在有很誠意的客戶,愿意出5W單價。600W啊,600W巨款,就坐在我們店里面”。這已經基本是胡雨陸能出到的最高價格了。
                “600W,600W能干什么,付首付么,付首付不大夠哦”。
                “滾”。



                “房東您好,我們是陸家浜路鼎銘房產的,請問您的黃浦眾鑫城現在賣什么價。目前市場價在48000左右”。
                “十萬到手”。
                “目前市場價48000,你怎么賣十萬”。
                啪,房東直接掛了電話。



                “房東您好,我們是陸家浜路永慶房產。請問您黃浦眾鑫城目前賣什么價”。
                “十萬到手”。
                “哎,你怎么不按市場價掛呢。你怎么亂掛價格呢。你賣給鬼啊”。
                啪,房東掛了電話。


                一條街上有十二家中介,胡雨陸一家家找過去。于是房東就接了十二次電話,毫無例外,相隔十分鐘一家。從他們一開口:“房東你好,我們是xx路xx中介”,就知道他們是哪個位置。

                毫無例外,一家中介搞不定的事,一百家中介也搞不定。無論你搜房,安居客,籬笆網討論得再熱切,再肯定。房東說十萬,那就是十萬一平米,二房1300萬。買得起買,買不起滾。
                胡雨陸的心漸漸地沉了下去。



                這是他唯一的希望。如果他40000元買不到黃浦眾鑫城,他就得退下去。到了內環邊也買不到,到了中環邊也買不到像樣的住宅。到了外環邊也沒有太多的選擇余地。非得到了浦江鎮,九亭鎮,高橋鎮,安徽人黑車橫行地鐵十八站的地方,你才能買個非精致的住宅。
                雪一直下,他只想化身sk$$$$$,上來問一下:
                “不是說房東七年前買了二套大別墅,虧到肉里么”。



                中介拿出一把指甲刀,小心地銼了一下指皮。“你哪里看的價格,Anjuke么”。
                “在你的豬一樣腦袋里,黃浦眾鑫城還和7年前一樣的價格,還停留在40000的水準”。
                “在你的豬一樣腦袋里,別墅也停留在7年前一樣的價格,你以為你今年還能1000萬買大別墅么”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五千萬一套,二套別墅一個億”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是凈賺一個億哦”。
                “一幢別墅可以換二套九間堂哦,還有一幢可以換一間手游公司。是整家公司哦”。
                中介吹吹手里的銼刀,對指甲很滿意。“你可以跪安了,SB”。



                胡雨陸回去后,門口貼著房東大大的黃紙。房租從3500->4500。胡雨陸試圖和房東論證地下室的合理性,結果房東甩下了一句4800。
                后來,后來胡雨陸的母親病重,他又沒辦信用卡,急切間難以籌措大量資金。只好把老家的農村房子和宅基地,都以很低的折扣賣給別人。落得個傾家蕩產。
                再后來他財務部的小姑娘去公司投訴,說他灑水弄臟報銷單據。正巧那小姑娘是總監的親戚小蜜。于是胡雨陸就被開除了,據說他被保安帶走時,一路無神地嚷著“拼爹啊,這是一個拼爹的社會,爸爸呀”。
                在很長的一段日子里,城鄉結合部小賣部的門口,都爬著一個乞丐,每天在地上滾來滾去。撿剩米飯吃,嘴里嘀咕著“南門北門,只賣20000,拼爹啊非吾不能”。
                旁聽的人流下了同情的眼淚,但他翻來覆去地說,漸漸地人群也就散了。待到冬天下了很大的一場雪,再后來,再也沒人看見過胡雨陸了。



                yevon_ou@163.com,2015年1月28日)

                水庫論壇微信群統一入口:shuidi021,備注“水庫論壇
                水庫論壇|歐神文集|歐神小密圈|歐成效|房產投資官網
                回復

                使用道具 舉報

                手機版|Archiver|水庫論壇 - 房產投資官網 ( ICP備18000679號 )

                GMT+8, 2019-9-21 06:34 , Processed in 0.083486 second(s), 4 queries , File On.

                Powered by Discuz! X3.3 Licensed

                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               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                天下釆票免费资料大全